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吳文英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鑒賞及譯文賞析

古籍 時間:2020-04-18 我要投稿
吳文英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鑒賞及譯文賞析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

  宋代:吳文英

  夢醒芙蓉。風檐近、渾疑佩玉丁東。翠微流水,都是惜別行蹤。宋玉秋花相比瘦,賦情更苦似秋濃。小黃昏,紺云暮合,不見征鴻。

  宜城當時放客,認燕泥舊跡,返照樓空。夜闌心事,燈外敗壁哀蛩。江寒夜楓怨落,怕流作題情腸斷紅。行云遠,料澹蛾人在,秋香月中。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譯文

  從睡夢中醒來,看到盛開的芙蓉花。屋檐的近處,風鈴聲使人以為是美人的佩玉叮咚之聲。自與所愛之人別過后,山流水,仿佛都存有她的影子。宋玉悲秋,大概與秋花一樣消瘦。黃昏時,天青色的云彩聚集起來,而征鴻卻始終沒有出現。

  唐朝柳渾當年因自己年老而讓愛妾琴客另他人,燕子樓的舊跡尚可辨認,夕陽照著人已離去之空樓。夜深了,懷念愛人的.心思更甚,燈外的破墻有蟋蟀在哀鳴。夜里江冷,楓葉不愿被風吹被有情人在葉上題詩隨水漂流而去。去妾已遠,料想那淡掃娥眉的美人正在清寒而明亮的秋月月光的照射之下。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注釋

  新雁過妝樓:詞牌名。一名“雁過妝樓”。雙調,九十九字,上片九句五平韻,下片十句四平韻。

  芙蓉:指帳幔。

  渾:簡直,幾乎。

  丁東:象聲詞。多用來形容漏聲,玉佩聲等,也作“丁冬”。

  秋:一本作“春”。

  紺(gàn):藍色系中的一種顏色,帶有紫色的深藍色。

  征鴻:遠飛的大雁。

  宜城放客:唐代顧況有《宜城放琴客歌》。琴客為柳渾侍兒。宜城:借唐朝柳渾以自指。客:借琴客以指姬。

  燕泥:燕子筑巢所銜的泥土。

  夜闌:夜殘,夜將盡時。

  外:一本作“前”。哀:一本作“寒”,一本作“殘”。

  秋香月中:一本作“秋月香中”。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創作背景

  吳文英一生未第,游幕終身。他曾為江南東路提舉常平司幕賓,在蘇州流連十二年,此段時間他倘佯于六橋煙柳,多有姬妾存情。此篇即為憶蘇州去妾之作。此妾在夏秋之際去世,所以每當秋季作者就不免思念她。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賞析

  此詞是作者懷念蘇州去姬的詞。

  “夢醒芙蓉。風檐近、渾疑佩玉丁東”二韻,從盼望去姬歸來興起。芙蓉帳中夢醒,聽到房檐風聲,還疑似去姬衣帶上玉佩丁東作響。

  “翠微流水,都是惜別行蹤”一韻,見景思人,寫惜別之情。門前的青山綠水,都引發對去姬行蹤的懷戀之情。“都是”二字,形容思念之深,映入眼簾的一切景象,都能勾起對愛姬的惜別之情。這里可能就他們分手之處,當時離別的行蹤,念念不忘。

  “宋玉秋花相比瘦,賦情更苦似秋濃”一韻,寫相思之苦。宋玉有悲秋之賦,今日“我”的痛苦,比宋玉悲秋更苦,這是更進一層的寫法。襯出對去姬懷戀的苦衷。作者喜用“瘦”字,如:“淚鴻怨角,空教人瘦”(《瑞龍吟》);“玉痕消,似梅花,更清瘦”(《夜游宮》);“詩清月瘦昏黃”(《高陽臺》)。這大概受李清照名句“人比黃花瘦”(《醉花陰》)、“綠肥紅瘦”(《如夢令》)的影響。

  “小黃昏,紺云暮合,不見征鴻”一韻,寫時間轉瞬已是黃昏日落,但仍不見鴻雁傳書。

  詞的上片,從夢醒至黃昏,終日思念去妾,依依惜別、望歸之情,滲透紙上。

  “宜城當時放客,認燕泥舊跡,返照樓空”一韻,承上回溯愛妾初去之時,如今燕泥舊跡猶存,但已人去樓空了。一個“認”字,寫出對去妾的念念不忘。“返照”與上片“黃昏”相應。此韻用顧況《宜城放琴客歌》典故,隱示作者蘇州去妾之事。

  “夜闌心事,燈外敗壁哀蛩”一韻寫今情。夜深人靜,心事重重,室外破墻根下,蟋蟀哀鳴。一個“哀”字,反襯心事的哀苦。以景襯情,情景交融。

  “江寒夜楓怨落,怕流作,題情腸斷紅”一韻,承上進一步寫“夜闌心事”。由秋楓葉落聯想到紅葉題詩故事。這是唐代盛傳的良緣巧合的傳說。唐宣宗時,舍人盧渥偶從御溝中拾到一片紅葉,上面題有絕句一首,他就收藏在箱子里。后來宣宗放宮女嫁人,盧渥前往擇配,恰巧選中題詩者,婚后,宮女在箱中發現紅葉,盧渥方知題詩者就是他的妻子。(見范攄《云溪議》卷十)這個典故本極平常,作者用一“怕”字,反其意而用之,完全融入個人愛情悲劇。“怨落”與“腸斷”都是作者的心理反映。這里見出活用典故的方法。

  “行云遠,料淡蛾人在,秋香月中”一韻,寫去姬遠在月中。這里連用“行云”、“淡蛾”,暗喻去姬,引發讀者聯想美女的形象。人在月中,可望而不可即,一個“遠”字,寫出作者相思的悵惘之情。

  詞的下片重點描繪作者的“夜闌心事”,“哀蛩”、“怨落”,把昆蟲、植物擬人化,又活用紅葉題詩典故,都反射出作者對去姬思念之深,懷戀之切。

  這首詞描繪作者終日思念去姬的心緒,在藝術手法上有兩點較為突出。

  一是見景生情:清晨夢醒,聽風聲、水聲、觀秋花,處處都引發惜別之情。又“小黃昏、紺云暮合”夕陽西下,不見傳來書信,內心何其失望與惆悵。由“燈外敗壁哀恐”,攪擾“夜闌心事”。見到月中桂樹,聯想到“行云遠”人在月中。情景相融,意境優美。

  二是活用典故:如“宋玉秋花相比瘦,賦情更苦似秋濃”,用一層寫法,自己懷人之苦,甚于宋玉悲秋。又如“宜城當時放客”,用顧況詩意自喻蘇州去妾之事,亦較自然。又如以紅葉題詩之典,加一“怕”字,境界耐人體味。尾韻暗用楚王與神女相會之事以及嫦娥奔月故事,與作者思念去姬之情,也較吻合。

  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作者介紹

  吳文英(約1200~1260),字君特,號夢窗,晚年又號覺翁,四明(今浙江寧波)人。原出翁姓,后出嗣吳氏。與賈似道友善。有《夢窗詞集》一部,存詞三百四十余首,分四卷本與一卷本。其詞作數量豐沃,風格雅致,多酬答、傷時與憶悼之作,號“詞中李商隱”。而后世品評卻甚有爭論。

【吳文英《新雁過妝樓·夢醒芙蓉》鑒賞及譯文賞析】相關文章:

1.宋代吳文英《新雁過妝樓》鑒賞

2. 《殷其雷》譯文賞析及鑒賞

3.鑒賞《太行路》譯文及賞析

4.《北門》賞析 《北門》譯文及鑒賞

5.吳文英的詞作鑒賞

6.《芙蓉樓送辛漸》 賞析附譯文

7.吳文英《點絳唇·試燈夜初晴》鑒賞及原文譯文

8.吳文英《高山流水·素弦一一起秋風》譯文及賞析
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