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姜夔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譯文及賞析

古籍 時間:2020-04-18 我要投稿
姜夔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譯文及賞析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

  宋代:姜夔

  丙辰之冬,予留梁溪,將詣淮南不得,因夢思以述志。

  人間離別易多時。見梅枝,忽相思。幾度小窗幽夢手同攜。今夜夢中無覓處,漫徘徊,寒侵被,尚未知。

  濕紅恨墨淺封題。寶箏空,無雁飛。俊游巷陌,算空有、古木斜暉。舊約扁舟,心事已成非。歌罷淮南春草賦,又萋萋。漂零客,淚滿衣。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譯文

  慶元二年的冬天,我留在無錫,將往合肥而不能實現,依照夢中所思以記述自己的感情。

  人世間的離別容易看重時節,見梅枝,相思情忽地涌上心頭。幾回小窗內幽深的夢里,花間漫步手牽手。今夜夢中找不到你,我徒自徘徊獨游。夢中我還未感覺,寒氣已將衾被浸透。

  眼淚沾濕了紅箋,怨恨飽和著墨跡。淡淡地封了信函,題了信頭。寶箏空放久不彈,沒有飛雁把書投。風流地游蕩在大街小巷,想來只有古樹斜陽空自留。舊日小舟共載的盟約,美好的心愿已付之東流。唱罷淮南小山“王孫不歸”的詩句,恰好又是春草萋萋的時候。四處漂泊的游子,思念往事,淚滿衣袖。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注釋

  江梅引:詞牌名,全名《江城梅花引》,又名《攤破江城子》。雙調八十七字,有平、卜、去聲葉韻與傘押平韻兩體。

  丙辰:宋寧宗慶元二年(1196)。

  梁溪:在今無錫市,相傳因東漢梁鴻曾居此而得名。

  詣(yì)淮(huái):到淮南去。合肥在淮河以南。詣,往。

  幽夢:幽遠的夢。

  濕紅:一說,紅淚。《麗情集》載蜀妓灼灼以軟綃聚紅淚寄裴質。一說,淚水濕透紅箋。

  恨墨:表達運籌別恨的書信。

  封題:封緘書信。

  寶箏:箏的美稱。

  無雁飛:即無人彈奏,雁柱不動。

  俊游:勝游,亦指良伴。

  算空有:意為算來空有……借指回憶過去。

  舊約:往日之約。

  淮南:指隱士淮南小山劉安。

  萋(qī)萋:草木生長茂盛的樣子。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賞析

  在白石詞中,對梅花的描寫總是與其對合肥情人的追憶聯系在一起的,這成為白石心中一個解不開的“情結”,因此,睹梅懷人成為白石詞中常見的主題。

  這首《江梅引》正是如此。宋寧宗慶元二年丙辰之冬,姜白石住在無錫梁溪張鑒的莊園里,正值園中臘梅綻放,他見梅而懷念遠在安徽合肥的戀人,因作此詞,小序指出:“予留梁溪,將詣淮南不得,因夢思以述志。”說明這是藉記夢而抒相思之作。

  上片以悲歡兩種不同夢境反映相思之情。“人間”三句,回想起五年前兩人依依難舍的惜別場面,這曾在另幾首詞中提到“擬將裙帶系郎船”,“玉鞭重倚,卻沈吟未上,又縈離思”。時光流逝,匆匆五年過去,相會仍是無期。看到“翦翦寒花小更垂”的臘梅,相思之情,悄然而生,然思而不見,就只能在夢中尋覓。

  “幾度”句,寫兩人歡會夢境。小窗之下,伊人幾度進入詞人的夢境仿佛當年兩人攜手出游,蕩舟賞燈,移箏撥弦,其樂融融。“今夜”四句,寫另一種夢境,“今夜”卻是“悠悠生死別經年,魂魄不曾來入夢”,詞中只好在凄涼的庭院中獨自徘徊,卻一無所見,不禁悲從中來,以致寒氣侵入衾被,也感覺不到。兩種夢境相比,前者能給予暫時的安慰,后者卻帶來無限的傷感。夢境,本來是虛無縹緲的,詞人正是借此進一步訴述別后對情人刻骨銘心的相思之情。白石寫夢,多用提空描寫,即不拘泥于對夢境本身的細膩描寫,而是化實為虛跳出夢境,重在敘寫對夢境的難以言傳的.獨特感受。

  下片“濕紅”三句,用晏小山詞意:“淚彈不盡臨窗滴,就硯旋研墨。漸寫到別來,此情深處,紅箋為無色。”薄薄香箋,和淚寫成,而無限傷心往事,盡在其中;所恨的是書已成而信難通。于是想起伊人當年彈箏情狀:“纖指十三弦,細將幽恨傳。當筵秋水慢,玉柱斜飛雁。”此時玉顏既不可見不見,那玉柱斜列如飛雁的寶箏也蹤影全無。“無雁飛”,包融有二層含意,一是指伊人不見無人彈箏,另一是無雁傳書,音問難通。亦即秦少游所云:“衡陽猶有雁傳書,郴陽和雁無。”這一種刻骨相思之情,又能訴與誰人說?

  “俊游”四句,通過回憶透露內心的惆悵和傷感。先憶舊日攜手同游之地,恐怕巷陌依稀而人事已非,那斜陽枯樹,徒然增人悲思,正是“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?”再念別時曾指花相約:“問后約、空指薔薇,算如此江山,甚時重至。”在送人往合肥詩中,也曾表示后會有期:“未老劉郎定重到,煩君說與故人知。”但此時看來是泛舟同游的舊約已難以實現,這種悲苦的心事也只能深埋于自己的心底了。

  “歌罷”兩句,用《楚辭》淮南小山賦春草之句,“王孫游兮不歸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眼下冬將盡而草已青,春草萋萋歸期何時?一種惆悵迷離之感彌漫心頭,無人與說。結尾兩句,總收全詞,夢已醒,人不歸:淚下沾襟,是既恨相見之難,兼以自嘆飄泊,自傷身世。白石一生布衣,雖不乏名公臣卿與之交游,但仍多有寄人籬下,仰人鼻息之感。白石戀情詞注重的不是聲色描寫,也不是行動描寫,而主要是反復傾訴一種難言的內心感受,故以蘊藉深摯見長,此詞也不例外,可說是落落而多低徊不盡的風致。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創作背景

  宋寧宗慶元二年(1196)丙辰之冬,姜夔住在無錫梁溪張鑒的莊園里,正值園中臘梅競放,于是見梅而懷念遠在安徽合肥的戀人,因作此詞。小序指出:“予留梁溪,將詣淮南不得,因夢思以述志。”說明這是藉記夢而抒懷之作。

  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作者介紹

  姜夔[kuí](1154年—1221年),字堯章,號白石道人,漢族,饒州鄱陽(今江西省鄱陽縣)人。南宋文學家、音樂家。其作品素以空靈含蓄著稱,姜夔對詩詞、散文、書法、音樂,無不精善,是繼蘇軾之后又一難得的藝術全才。有《白石道人詩集》《白石道人歌曲》《續書譜》《絳帖平》等書傳世

【姜夔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譯文及賞析】相關文章:

1.姜夔《江梅引人間離別易多時》翻譯賞析

2.《江梅引·人間離別易多時》譯文及賞析答案

3.姜夔《念奴嬌·鬧紅一舸》譯文及賞析

4.姜夔詞翻譯及賞析

5.姜夔《念奴嬌》賞析

6.念奴嬌姜夔賞析

7.更多時間還是更多錢四六級作文及譯文

8.慶宮春姜夔全詩及譯文
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